陪着你慢慢长大-2016

7岁半了,已经二年级。

承蒙几位叔叔的帮助,这个小站一直开着,虽然我已忙于为家庭服务,柴米油盐酱醋茶,但也一直惦记着这里。

 

今天,鱼蛋参加了他第一次独立出行的任务–参加一个机构组织的“城市探索活动”,上午8:30到达集合点,然和后几位陌生的小朋友一起出发,按照任务书,去完成一系列“城市探索”的任务。

虽然他已经跟着我火车飞机,旅游了南京、西安、上海等多地,虽然我已经带着他重装越野,野营了几次。但今天却是他第一次自己走出门,去问路,去坐车……这些其实很简单的事情,放在父母的眼里,落在孩子的身上,为父母者还是有一些牵挂的,真正是“儿行一里也牵挂”。

但这个活动的本意就是如此–要把孩子推出门去,让他自己去社会中体验、历练。

7个小时后,我在集合地点接到了孩子–他和几位小伙伴们结伴,完成了部分任务,回到了出发点。

 

分享会上,我主动发言–一则,养儿方知报娘恩,二则,发自内心地体会到,我们能够给与孩子的,就是陪伴,这既是我们所能给给予的全部,也是我们传承给孩子的最宝贵的东西。

 

就像不久前的旅途中,我和鱼蛋闲聊的时候说到的:你长大了,要做个比我更优秀的好爸爸,照顾好你的老婆、孩子。

不管孩子是否听懂了,我想,他至少会记得。

 

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

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

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

怠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冶性。

年与时驰,意与岁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

悲守穷庐,将复何及!

—-诸葛亮劝子书

深刻体会到这短短几十字中的深情与智慧。

标签:,

2015年,带着鱼蛋去爬山

2015年,鱼蛋已经适应了小学生活,适应了放学后漫长的托管班–他3点半就放学,我们没有选择地把他托付给了“托管班”,从下午3点半到晚上7点,把白天的功课再复习一遍,预习次日功课。

还好,他很懂事,知道为父母分担一点点,很快就适应了。

 

因为他每天要坐那么长的时间,而且班上有几个小调皮同学,爸爸又使出老招数–带孩子们去户外运动。

不同的是,今年为了更好地带鱼蛋爬山,爸爸特地参加了绿野网组织的一次户外运动领队培训,系统化地学习一下户外知识。

老爸也是拼了

 

【第23期绿野户外领队资格培训】参训纪实与回顾 

培训结束后,几位教练知道我是为了带鱼蛋爬山,特地组织了一次五一户外野营

下期预告:鱼蛋第一次户外扎营

 

标签:, , , ,

《南方周末》2014年6月28日-北京人口调控战

“我要上学!”在炎炎夏日的知了声中,孩子们的口号显得稚嫩而无力。2014年6月21日的北京正义路市政府门前,三百多位非北京户籍家长携孩子聚集,为孩子们争取在北京幼(儿园)升小(学)的机会。

 

最近一个多月来,此类场景已经在北京各区数次上演。

 

非京籍家长因教育公平问题为子女维权,以前也曾发生过,还有家长将教育部门或地方政府告上法庭,但基本都是因“小升初”、“异地高考”等问题。大面积的“幼升小”维权是第一次,它的起因是北京市的几个城区今年突然提高了非京籍孩子幼升小的入学门槛。

 

家长们从教委和学校方面了解获知,今年各区提高幼升小门槛,背后的主导者是市政府和各区政府,目的是疏散外地人。丰台区一位教委系统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了这一说法,“教委没有动力做这个事,主要是政府在控制外来人口”。

 

“人口调控”四字一度在2012年的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消失,代之以“人口服务管理”。

 

但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之后,北京开始高调提控制人口。

 

2013年底的北京市委十一届三次全会上,市长、市委书记都表示,要坚决控制人口无序过快增长,要切实把北京常住人口增速降下来。2014年年初的北京市十四届人大二次会议上,《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将加强人口规模调控列入年度主要任务之一。

 

这样的背景下,今年北京各区幼升小突袭式提高了门槛,将数以万计的非京籍适龄儿童挡在北京校门外。在孩子们的身后,是大人——已经打算离开的学生家长胡斌说,“赶走一个小孩,至少能赶走两个大人”。

 

不过,用调控随迁子女入学资格的手段来控制外来人口,在北京人口控制史上这是第一次。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周汉华认为,“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突如其来的上学难题

 

居住在通州区的胡斌为了小孩上学,春节时就按照往年北京的要求,把“五证”都准备齐了,“各种证和证明材料二十多个,各复印了三份就花了一百多元,跟原件垒一起有20厘米厚。”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五 证”是指父母或监护人的在京暂住证、在通州实际住所居住证明、在京务工就业证明、户口所在地乡镇政府(或街道办事处)出具的在当地没有监护条件的证明、全 家户口簿等证明证件。据《2013年北京义务教育阶段入学工作方案》,需要在通州接受义务教育的非京籍适龄学童,在登记学龄人口信息后,持在京借读证明及 “五证”到居住地就近的小学联系借读。三十多岁,夫妇俩来京工作十多年,在海淀区上班,公司帮其缴纳正规社保。五一节放假,他们全家出去郊游,晚上回家上 网胡斌看到一则4月30日的《通州区非本市户籍适龄儿童接受义务教育证明证件材料审核程序和标准》,其中要求非京籍幼升小儿童的家长“在我区务工就业”。

 

“当时有点诧异,也没太当回事。”胡斌回忆说,但等到5月12日去街道办事大厅去为孩子上学交审核材料时,“一下子就傻了”。保安让社保跨区的家长“别排队了”,胡斌连门都没进去。

 

原来,今年通州区在“五证”细则中要求家长须在通州缴纳最近一年的社保。这一条卡住了许多随迁子女上学的机会——通州是北京著名的“睡城”,大部分居住在通州的外地人都在别的城区上班,社保一般都由雇主在工作地缴纳。

 

另一条卡住众多家长的门槛是居住证明,许多居住在小产权房等违建出租房屋内的外来家庭无法办理暂住证。

 

除了通州,今年北京市各区都提高了非京籍儿童幼升小门槛,如丰台区要求父母一方在丰台务工,朝阳区要求家长双方都在本区缴纳社保,东城区甚至要求父母双方都在东城务工并住在东城,昌平区则规定暂住证办理日期必须在2013年之前。

 

要通过审核,胡斌有两个选择,一是舍弃已缴纳十年累计金额数十万元的海淀区社保账户,在通州找一家代理公司临时挂靠,并补缴一笔社保。或者到海淀区想办法开具一年以上的居住证明。

 

事实上,在朝阳和通州等区的政策出来后一个月内,真有家长为了孩子上学而舍弃社保,变换居住地,甚至“打飞的”回老家离婚——以绕开“夫妻双方都在本区务工”的规定。

 

但家长们很快发现,5月1日之后临时办理的暂住证、补缴社保、离婚证明统统无效:暂住证上的来京时间要从办理之日算起;社保记录要与地税完税证明对应;临时离婚也“白离了”。

 

一 开始胡斌还宽慰自己别急,按照往年的情形,适龄非京籍儿童幼升小即使资格有问题,孩子的信息也会登记入教委的系统里,到最后材料想办法补齐,总会给安排一 家或好或差的学校入学。但如今他已经绝望了,因为早过了5月31日的最后报名期限,而孩子的信息还没录入系统,“网上登记不上,去交材料人家不收”。

 

即使“五证”审核顺利通过,也并不意味着拿到“非京籍适龄儿童借读证”的非京籍家长就吃了定心丸。

 

6月中旬,海淀区四季青乡田村中心小学和西山小学片区的180位拿到借读证的非京籍幼升小儿童家长,被召集起来签署一份“自愿将孩子转入尚丽外国语学院”的协议。田村小学和西山小学是离家不远的公立学校,尚丽外国语学院则是远在五环之外、收费昂贵且交通不便的私立学校。

 

家长们被告知,由于两所公立小学一年级已招满,他们的孩子必须转入尚丽,后者将按公立学校收费标准招收这180名孩子,否则孩子连尚丽也上不了。

 

据悉,目前已有178位家长在上述协议上签了字,“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一位家长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北京市教委规定,6月1日到开学这段时间内,入学儿童有特殊情况还可以补审。但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通州、朝阳等区的大多数街道乡镇目前已经不接收材料,这意味着相当多儿童已经被挡在了首都的公立学校校门外。

 

孩子太多还是学校太少?

 

民办学校通州区红星小学的一位老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今年该校还没有招到一名有学籍的幼升小儿童,没学籍的倒是来了好几百,而去年该校招了230多个学籍学生。“今年一下卡死了,‘五证’不合格不让收,我们一个人招不上来,”他说,“6年之后我们就成黑学校了。”

 

办 学资格还没有批下来的民办打工子弟学校海淀永丰实验学校,今年幼升小生源兴旺。该校一位领导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从6月15日开始招生,5天时间已经招收了 近40名学生,当然全是没有借读证的五证审核不合格孩子,“往年这时候家长们也就来看看学校,没什么人报名。”他说,该校几百名学生都没有学籍。

 

人 口学研究者、携程网创始人梁建章近期在财新网上撰文指出,所谓入托难上学难,实际也是资源配置不当的后果。2012年北京小学入学人数只有14.2万,不 到维持人口更替正常数的一半,而小学在校人数只有72万,只有正常水平的40%。换句话说,孩子没有太多。“孩子如此之少,上学为何还这么难?根源是对教 育资源的投入严重不足。”

 

南 方周末记者查询北京市教委的网站发现,过去10年来,北京的小学学校数量和专任教师数量一直在减少。从有数据的2003年至今,北京的小学数量从1652 所减至1093所,缩减了三分之一;小学教师数量减少的相对不多,从4.98万人到4.87万人。而这十年间,北京小学生入学数量翻了一倍,从8.23万 到16.58万。

 

三分之一的小学主要是在2010年之前撤并的。自2003年到2010年,北京小学生的增长还不快,从8.2万人到10万人左右。2010年开始,人口加速涌入,北京才开始暂停撤并小学——但这四年间入学儿童数量足足增长了近6万人。

 

不过,以往非京籍学生高考、中考或小升初被“卡”,重要原因可能在于教育资源紧张,但今年幼升小的突然收紧,这并非主因。

 

事实上,今年通州、朝阳的很多公立学校小学一年级招生规模比往年持平或减少。一位通州的教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今年通州公办学校平均也就招收了往年学生数的三分之二,其中一所原计划招20个班,实际只招了12个班,“但没招满也不敢收,违反规定”。

 

今年幼升小“五证”细则的制定者是各区政府,审核权也在政府。这种人口调控方式加剧了小学教育资源的结构失衡。

 

南方周末记者见到的一份文件显示,朝阳区政府要求,“五证”细则要求的各项资质均须经过严格审核,由各街道和乡镇人社局、工商分局、房屋管理局、街道流动人口和出租房屋管理办公室、公安分局、区教委和街道办事处或乡政府分工把关审核。

 

这种严格要求,引发了多次冲突,也引发社会舆论的关注。

 

政府也曾放宽条件。5月30日,通州区教委曾贴出一纸《通州区民办小学招生工作介绍》,拟从6月3日起,通州14所民办学校共招收1640名学生,其中规定民办学校按北京市教委的规定执行“五证”标准即可,“审核由民办学校自行完成,不许各委办局联审”。

 

但这份被非京籍家长视为救命稻草的民办小学招生通知,却没有被实施。多位家长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事后学校告诉他们,并没有得到可以自行招生的通知。甚至有学生家长头一天晚上得到乡干部的保证和民办学校校长的首肯,第二天早上又被告知不可以办理。

 

“我并没有要求孩子进公立学校,我多交点钱只要求孩子在身边上学就知足了。”一位家长说。

 

规划之痛

 

依靠行政手段进行控制,就可以遏制人口吗?

 

截至2013年底,北京市常住人口已突破2114万,远超2005年制定的到2020年实际居住人口控制在1800万人左右的人口规划目标。

 

北京人口增长最快的时期,却是控制人口的措施最多、力度最强的近几年。

 

近年来北京市控制人口的举措包括迁出大企业与批发市场,“以业控人”,以及从2011年开始实施的限购住房、私家车摇号等。但这些门槛加上高房价、生活压力和不宜居,却并没有阻挡北京人口增长的脚步。

 

从1998年至2006年8年间,北京市常住人口增加了358万人,而从2007年至2013年7年间,增加了533万人。

 

“中国国情里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城市的等级化,等级越高可利用的行政资源越多,公共服务条件越好,因此就业的机会也就越多,所以人们愿意到大城市来,愿意寻求就业和发展机会。”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主任李铁认为。

 

比如,北京集中了全国最好的大学,而且北京500公里半径以内没有富竞争力的城市,东北、西北以及黄河以北的人毕业后的工作首选地就是北京。

 

梁 建章近日在“北京该不该控制人口”一文中用数据表明,如果做横向比较,北京的人口密度、土地和水资源承载的压力都远小于国内和国际上的大城市。他指出,北 京之所以在交通、医疗、教育等方面面临压力,原因有二,一是北京周边没有形成与之配套的卫星城和城市带;二是城市规划和管理水平太低。

 

事实上,2005年《国务院关于北京城市总体规划的批复》中提出2020年北京市实际居住人口控制在1800万人左右的目标,建设用地规模控制在1650平方公里。

 

“这 份北京城市总体规划,也是中国国情的产物。”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一位学者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修编规划时,该院曾提出,北京将不会成为华盛顿、堪培拉 那样的小型政治文化中心,而会成为与巴黎、东京、首尔类似的超大型城市。他们推算到2020年北京人口将达到2400万,并据此提交了未来北京的土地、交 通、能源等配套设施规划方案。

 

北京市城市规划院的意见则恰恰相反,认为中央的政策是严格控制大城市,北京人口必将被控制在1600万内。

 

两方都坚持己见,谈判的结果是按1800万人上报国务院,但按照支持2000万人口的需要来安排各项设施和用地。

 

实际上,2010年北京就已经超过了1800万人口。

 

在周汉华看来,北京今天人满为患,很多时候是“人为添堵”。比如北京有着全国大城市中最便宜的公用事业价格,北京的地铁全线统一票价2元,公共汽车每人次0.4元,远低于上海、广州等特大城市。北京的水价5年没有上调过,而上一次调价仅上调了0.1元每立方米。

 

与 人口问题相关的城市政策,往往因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施政模式而陷入左右手互搏。比如北京在2011年对住房和私家车进行限购之前,曾经在2009年国际金 融危机来临时,配套“四万亿”出台了一系列刺激外地人来北京购房的政策,如调低首付比例和贷款利率,催生了大量来京置业的房叔、房姐。同期还出台了小排量 车减购置税的刺激购车政策。

 

不过,北京作为首都,在人口控制方面确实也有其难言之苦。一位学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北京每年新增户籍人口10万人,北京市仅能控制1万人,另外9万由中央部委控制。

 

周汉华认为,北京市政府控制人口的根本动力,来自为其财政减负。

 

由 于我国实行分灶吃饭的财政体制,地方教育、交通、医疗等民生支出,很大程度上由地方政府负担。常住人口越多,财政所需补贴的公共支出也就越多。2012年 北京市级财政支出为2849.9亿元,78%用于民生领域。2010年北京市辖区人均财政支出为18892元,分别是其外来人口主要输出地河北、山东和河 南市辖区人均财政支出的3.34倍、3.75倍和3.93倍。

 

没有结束的尾声

 

不管这场人口控制的原因如何,目前看来,壁垒没有半点松动的迹象。

 

6月16日,北京市又宣布取消小学初中自主招生权,全面启用小学和初中入学服务系统,严格信息采集和学籍管理,“通过实行严格的计划管控,取消学校自主招生权”。

 

南方周末记者未能通过公开电话联系上北京市、朝阳区、通州区教委及政府。

 

而已经陷入绝望的非京籍家长则在各自选择,有人留下伤心的打油诗后变卖家产舍弃事业回到原籍,有人明知道没有赢的希望,也准备起诉政府违反宪法和教育法,“为了明年、后年入学的孩子们”。

 

胡斌这一个月都跟公司请了事假,成天在通州新华大街区教委门前转悠,也没有明确目的。十多年前大学毕业刚来北京时,计算机专业毕业生交3万元就能办北京户口,他没好意思跟父母要钱,如今非常后悔。

 

他和妻子见证了通州和北京十多年的巨变,如今却因为孩子上学马上要离开北京了。夫妇俩从没跟孩子提过这事,只是描绘老家的美好,“肯德基、麦当劳都有”,但孩子前几天突然问了一句,“爸爸,你社保的问题解决了吗?”

 

说起这些时,2003年SARS时曾冲进佑安医院做志愿者的胡斌,眼里噙着泪花。

 

(应采访对象要求,胡斌为化名)

 

 

标签:,

生命在于折腾

8月 6日,北京湿热无比,下午4点许,我在公司伏案努力,1个小时后要主持一个部门会,安排若干任务。

QQ闪起,鱼蛋大姐(暑假来京照顾鱼蛋)告诉我,她的大学老师要求她8月7日将准考证原件和身份证复印件送到苏州。

快递不可以么?不可以。

必须走一趟?必须。

 

那好吧,我给你买票,你收拾点东西,给鱼蛋带2件衣服,我带你俩走一趟。

 

暂停文档,上高铁官网,买票,2张,晚上21点发车。继续文档,向领导请假,继续安排部门会。

17::00,把文档模板发布;

17:30,开会,先安排2项重要工作,把要点说清楚;

18:00,请假,先离开部门会现场;

坐公交回家,1个小时,休息一下,过一下脑子

19:20到家,拿上双肩背,带上鱼蛋大姐和鱼蛋,出门,打车,西直门

19:50到西直门,北京北站打印车票,进4号线,奔北京南站

20:20到北京南站,吃一顿永和豆浆,上3层候车

21:00剪票进站,抽只烟上车

21:15开车。动车,软卧,鱼蛋很兴奋,虽然并非第一次坐软卧。我想,他兴奋的是,旅行开始的如此之快,如此刺激。

兴奋之后自然是疲惫,23:00左右,扛不住了,趴在我脚头睡着,我把他的睡姿理顺,我躺在外边,昏然入睡。

次日早晨5:00,我醒来,车过爷爷奶奶所住的小镇,飞驰向苏州。

7:30,叫醒鱼蛋

8:05,车到苏州,下车,打出租,奔开发区

8:50,到达目的地,鱼蛋大姐去办理证件递交手续,我和鱼蛋在炙热的校园里找个凉快地打打P–炙热!我手臂上的汗珠像喷泉一样涌出,鱼蛋的头发棵里像喷泉一样冒水–41°的高温啊,真够暖和的

9:30,找个宾馆开了2小时的钟点房,带鱼蛋下楼吃碗朱洪兴汤头面,回来冲个凉

11:00,联系好苏州的朋友,退房,打车,直奔北门饭店

11:30,蜗牛叔叔给鱼蛋带来了一箱“树山翠冠梨”,点菜,聊天,鱼蛋大吃。

12:30,宴毕,道别,打车,奔苏州北站

13:30,到达苏州北站,买票–13:58开车

13:45,进站,安检,剪票,上车,一分钟也没耽搁

13:58,苏州北-北京南的高铁一等座–鱼蛋正好1米2,勉强可以不买票,赶紧占社会主义点便宜,让他在相对宽松的一等座车厢里能找个空座,我俩继续打P

折腾到16:00,终于困极而睡,大脑袋耷拉在爸爸的肩膀上睡着,我也赶紧迷瞪会。

20:00,回到北京南站,打车,回家。

 

 

24小时闪击高温苏州,鱼蛋体验了一次真正的“旅行”–不是去玩,是去办事,是要快速规划形成,留意细节,保证安全,在折腾中把握每一分钟享受旅途和休息。

标签:

学好文化摆小摊

周末,雨季,大家都懒懒地不想出门。鱼蛋同学前几天有些热伤风,也是不想出门。

拖拖沓沓到了周日的晚上,鱼蛋却兴奋异常睡不着,鱼蛋爹只好放下书本,来哄一会。

:爸爸,你问我个题目吧。

鱼蛋爹:好啊,话说,有一天你摆摊卖苹果,苹果5块钱一斤,爸爸买了2斤,应该给你多少钱?

鱼蛋:。。。。。。10块!

鱼蛋爹:对了,好儿子。那,爸爸给你100块钱,你应该找给爸爸多少钱?

鱼蛋:。。。。。。90块

鱼蛋爹:太棒了。

 

鱼蛋爹:话说,鱼蛋又改卖大鸭梨了,10块钱1斤,爸爸买了3斤,应该给你多少钱?

鱼蛋:30块!

鱼蛋爹:很好!那,爸爸给了你50块钱,你应该找给爸爸多少钱?

鱼蛋:。。。20块!

鱼蛋爹:太棒了,好孩子!

鱼蛋:爸爸,你再问我个问题吧

鱼蛋爹:好啊,这回咱卖香蕉行么?

鱼蛋:这回咱打出租车吧

鱼蛋爹:好,打出租车。话说,鱼蛋开着出租车,爸爸坐了你的车,2块钱一公里的车,爸爸坐了5公里,应该给你多少钱?(难点哈)

鱼蛋:。。。。。。。。。。。。(黑暗中,鱼蛋伸着2只手,手指头在起起伏伏)10块!

鱼蛋爹:太棒啦!!!那,我给了你20块钱,你应该找我多少钱?

鱼蛋:10块!

鱼蛋爹:很好,孩子,知道了吧,你要是不学会数学,你连出租车司机都没法做。

鱼蛋:对呀,都不知道怎么收人家钱

鱼蛋爹:很明白。你还得学认字啊,对不对?

鱼蛋:不认字就没法看书,就不懂历史

鱼蛋爹:啊,这个你都知道啊?

鱼蛋:我知道啊,爸爸就天天看历史。

鱼蛋爹:对对对

鱼蛋:我长大了也要看历史

鱼蛋爹:对对对,爹看过的历史书都不扔,你认字以后接着看,好不好?

鱼蛋:好

鱼蛋爹:你看完了再留给我孙子看啊

鱼蛋:好

鱼蛋爹:好孩子

。。。。。。。。

 

心潮澎湃,睡不着了,起床,外屋接着看历史去……

 

大毛二毛和三毛

鱼蛋和大毛哥哥二毛哥哥在一起

 

我是王大嘴

我是王大嘴

 

下下围棋

下下围棋

 

清洁工人来把小桥擦干净

清洁工人来把小桥擦干净

 

摆地摊,抗城管!

摆地摊,抗城管!

 

闲来无事弹弹钢琴

闲来无事弹弹钢琴

 

喝杯正宗的酸奶子,吃盘地道的手抓饭,服务员,我要的羊肉串请快点

喝杯正宗的酸奶子,吃盘地道的手抓饭,服务员,我要的羊肉串请快点

 

天太热,理个平头

天太热,理个平头

 

两个好朋友,一起写一写,画一画

两个好朋友,一起写一写,画一画

 

 

标签:,

做好一个“男人”就足够

异常繁忙,异常劳累–这一段以来都是如此。

但是,依然有足够的时间带鱼蛋遛弯、串门、唠叨。

鱼蛋已经开始习惯了老爸的唠叨,乃至在父亲节这一天送老爸一句赞美:您不仅唠叨,而且话痨。

 

父亲节这一整天,鱼蛋都很护着老爸,时不常跟妈妈说“我爸很累,需要休息”,以致我不得不出面护一下老婆–,妈妈也很辛苦,从早晨忙到现在了,咱得爱护她一些。

但,心里还是有点甜甜的。

 

父亲节的晚上,鱼蛋依例要上英语课。老爸谢绝了妈妈的好意,坚持自己送、接–妈妈确实也很累,在我有时间的情况下,确实不可以任何理由偷懒。

骑到半路,臭小子依例又躺在电动车后座上睡着了。

无奈,一手护着他,一手扶车把,骑到课堂楼下,把车锁好,抱起他坐在楼下的花台上,用双肩背给他做小背子护着他的后脖子,让他美美地睡了50分钟,然后叫醒他,上楼,冷水洗脸,嘱咐他上课不要打瞌睡……

 

儿子,人,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

所以,任何环境里,都要学会去体验艰苦–哪怕你泡在蜜罐子里,也会有“苦”的

男人,就是要从苦里砸吧出“甜”来。

老爸最期望的就是,你能慢慢长大,做好一个“男人”,不枉今生,不负爹妈的惦记与爱怜

—写于父亲节次日,加班之余。

父亲节前一个周末在熊爷爷家

父亲节前一个周末在熊爷爷家

 

 

 

标签:,

夏天快来

今年的春天来得特别晚,但还是来了。

周四的下午,我特地请了半个小时假,赶去学校–因为他已经连续多日,每天睡觉前都跟我抗议,我答应他的事没有做–带他去吃一次冰激淋。五一前,无论如何得把这笔欠账补上。

到得学校,他们正好下楼,鱼蛋居然是排头,和他的女朋友YaYa并排–幼儿园老师真可人。

邀上两位小朋友,兴高采烈,直奔哈根达斯。

路上,YaYa告诉我,学校今天晚上吃的饺子,我问鱼蛋:你吃了多少?

鱼蛋很严肃地告诉我:我只吃了两碗。我很好奇“为什么只吃了两碗没吃三碗?”,鱼蛋同学更严肃地告诉我:我要少吃点,我要减肥。

–不久前,幼儿园组织体检,体检报告上说他“身高118.3厘米,这个年龄的男孩平均身高107.2厘米,您的孩子属于[上];体重25.85公斤,这个年龄的男孩平均体重17.5公斤,您的孩子属于[上];同样身高男孩,平均体重21.6公斤,,您的孩子超重19.68%,属[超重]”。因此,大夫老师告诉他:你要少吃点。

那,这冰激淋还能吃么?这可是高热量食品。

不管他,先吃了再减!

“肥”就是这样吃出来的

爸爸带着鱼蛋去吃“啃的鸡”

 

 

 

 

 

 

 

 

 

 

 

 

 

 

 

 

 

 

 

 

爸爸请我和我女友吃哈根达斯

两个小朋友都非常喜欢吃冰激淋

 

 

 

 

 

 

 

 

 

 

 

 

吃美了,吃爽了,吃High了

吃美了,吃爽了,吃High了

 

 

 

 

 

 

 

 

 

 

 

洗个头,理个发,做个造型

洗个头,理个发,做个造型

 

 

 

 

 

 

 

 

 

 

 

 

 

再有几天,鱼蛋就要回爷爷奶奶家去找爷爷奶奶了,他已有点按捺不住……

 

标签:,

青梅竹马正年少

这篇博筹谋已久,一直未写–不知道怎么动笔,但又割舍不下,不愿意放弃这个很可爱的题材。

经过了小小班、小班,鱼蛋在中班里找到了幼儿园的感觉,如鱼得水,每天都是Happy day。

尤其随着年龄的日增,我偶尔告诉他:“不论到哪,不论自己多开心,都不要过分调皮,最后招人讨厌”“尤其不要招女生的讨厌”……之类“人生格言”。

 

未曾想,臭小子倒是能记得。

除了嘴巴甜甜之外,他还无师自通,每天围着女生转。

回家后的聊天时间里,一会“张老师最美”一会“BeiBei是公主”

搞到我都有点怕–不要是个花心大萝卜吧。

画画 & 画“妆”

画画 & 画“妆”

想想他才4岁,我日常也很检点,就把到了嘴边的唠叨咽回去了–你觉得张老师最美,是的,张老师确实很美,你说的对;你觉得BeiBei是公主,好吧,他确实是她的爸爸妈妈的小公主……

那段时间里,鱼蛋每天回家都说“我今天就和BeiBei玩儿了”“BeiBei最好了”

BeiBei确实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BeiBei确实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弄得我很是困惑,这位BeiBei真有本事,能把王小二(鱼蛋的又一个代号,因为有段时间他太2了,所以我们在家里也管他叫王小2)整得这么五迷三道的。

 

 

 

 

 

 

 

 

 

 

 

 

 

 

同桌的你

同桌的你

 

 

 

 

 

 

 

 

 

 

 

班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班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圣诞节的时候,应幼儿园的邀请,去幼儿园义务扮生蛋老爷爷,就认识了鱼蛋的同桌-BeiBei,小姑娘笑嘻嘻的,跟我聊了好一会。她一边对着我的镜头扮可爱,一边很是惆怅地告诉我:小鱼太淘气了……他什么事都去跟老师说……言下很有点恨铁不成钢的遗憾。

是啊,淘气也就罢了,可这“什么事都去跟老师说”,未免有点“王连举”“浦志高”了吧。这可不妙,王小2,你有点危险哦。

两小无猜

两小无猜

 

 

 

 

 

 

 

 

 

 

 

 

 

 

 

小小少年

小小少年

 

 

 

 

 

 

 

 

 

 

 

最美好的记忆

最美好的记忆

 

果不其然,圣诞节后每多久,元旦的时候,鱼蛋就改了口风–YaYa是公主,YaYa最美了,我和YaYa是好朋友,我要和YaYa结婚,她也要和我结婚。

YaYa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YaYa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_@,4岁的小P孩,结婚。

你们知道结婚是什么意思吗?

“结婚就是男人和女人在一起”

 

好~~~吧~~~

“阿姨(YaYa的妈妈)都答应我们了”

“是吧?那你不要欺负人家啊”–我还能说啥呢。

多年以后,“那些年,一起合过影的女同学们”

多年以后,“那些年,一起合过影的女同学们”

 

 

 

 

 

标签:,

2012过去了,终于过去了。

我在新年的第一天给所有的亲朋发送的祝福短信是“2012已是昨日,恭祝2013平安,快乐,进步,顺利。请代问全家好。”

这句话,真的是我的由衷祝福—不进步,不顺利,怎么可以,但仅仅进步、顺利,而不平安、快乐,又有什么意义?

 

夜半难寐–2013年的第一个工作日,带上鱼蛋去接妈妈下班,挺美好的一件事儿,却莫名其妙地在地铁上扭了腰,结果就睡多了,结果就睡不着了。

每次半夜爬上床,看着鱼蛋趴在妈妈的身边,就是我最幸福的事儿。

如果你问我那时候用什么字来形容,真的只有这一个字:

 

让妻子平安,让父母平安;让自己平安乃至妻、子、父母不会夜不成寐。

这就是爱。

 

2012年,整整365天,我如画地为牢,如苦行僧侣,是快乐的家庭主父,是淡定的中年大叔。

这一切,皆因有爱–因为爱,所以怕,所以慎,所以苦,所以……所以没有太多的欲求,只想老婆孩子热炕头……

在学校玩雪

在学校玩雪

当然,不能总这样。

还得奋斗,还得努力–为了妻子平安,还要快乐。

4岁半了,体重26公斤,身高近1米2,已是一个胖墩墩的小宅男。

鱼蛋,该上学了。

爹还要奋斗。

和妈妈一起在学校做饼干

和妈妈一起在学校做饼干

 

 

 

 

 

 

 

 

 

 

 

 

 

 

 

 

 

 

 

希望鱼蛋长大之后,我有机会给鱼蛋讲讲那个闹心的2012年–失去很多,得到很多;错过很多,收获很多;

在这一年里,鱼蛋学会了爱妈妈、爱爸爸,想爷爷奶奶和大伯大妈,关心小姨。

这是我们这一年里最开心最幸福的事儿。

在小朋友家里扮警察

在小朋友家里扮警察

 

无论雨雪冰霁,只要你好,其他一切,皆无所谓

卢冠廷-2050

 

 

 

标签:,

【鱼蛋要读书】14岁女孩对教育公平的点滴思考

【鱼蛋爸:鱼蛋的幼儿园,我们算是很幸运的–排上了队,进了一间有教委背景的“民营幼儿园”,收费相对标准,业务相对规范。甚至,我们还幸运地碰上了一组三位老师,各有优势,形成互补,让小鱼蛋每天都很喜欢去幼儿园。为此,我们付出的代价就是,“‘自愿’缴纳‘’1万8千元”–在这个城市,这个数字真的是很不高。为了鱼蛋不要成为留守儿童,我将付出我能付出的一切代价,让他的童年,少年都能和父母在一起。

自2011年10月起,我就开始研究北京的小学入学规则,由此关注到一个群体–随迁子女家长。他们一直在为自己的孩子奋争–为了自己的孩子能不离开父母就学,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和“本地”的孩子一样,顺利参加高等教育入学考试,而不会因为他们的“随父母迁移”的“暂住”身份而失去报考资格。

这个故事说来很无趣–在自己的国家里,怎么还存在“本地”和“暂住”之别呢?但,这就是现实……

这些父母们坚持着每周去相关部门陈情、恳求,甚至是跪求、哭求、哀求。

这样的行为艺术,已经连续坚持了27个月。

自2011年底,鱼蛋爸就密切关注着这些家长们–他们也是在为千万个鱼蛋在努力。

他们做了一个网站-教育公平网站

鱼蛋爸在这里有写了一些贴,回了一些贴。

自今日起,转发过来一部分,作为鱼蛋长大之后的阅读内容–你要知道,为了你的读书,有多少人在奋争】

 

【原创】14岁女孩对教育公平的点滴思考

 

注:这篇文章是可可第一次去北京郊区的一个农民工子弟学校支教时的所见、所
思。一个14岁女孩,用她自己的心去思考深层的教育公平问题,或许还显得有些稚
嫩,但却真实真诚。
可可跟同学乘公交往返4个多小时,只为了能够帮助那所学校的孩子们提高他们的
英语水平。或许,他们的能力和水平有限,但是他们愿意尽自己的一份力,帮助这
些无法进入很好的公立学校学习的孩子们。

–可可的妈妈 2012-10-22

 我不知道该怎样说了!

图文/可可

这是郊区的小学。

这是郊区的小学。

这是小学的课表。

这是小学的课表。

 这是小学的教室。

这是小学的教室。

很难想象,以上照片的内容是北京的小学。但今天去支教,看
到的就是这个样子。被黄土蒙盖着的世界。

YJXTE(此处略去学校名字)。

这是一个为农民工子弟办的公益小学,几间不大
的平房围成了一个学校,中央是一片小小的空地,孤零零的篮球架周围是男孩子的
游戏空间。那里的条件真的很糟糕。

我们一行八人去学校一共一对一地为六年级孩子上
两节课,第一节复习上课学的英语课文,第二节为他们介绍一下喜欢的职业。你不
能想象,六年级的小学生竟有人连26个字母也没认全。我负责的那个小姑娘大概是
学习最努力的了,她主动让我给她听写单词,3个单元,她只错了一个词。在短短
一节课,她还努力改正了”th”的发音,分清了”v”和”w”发音的区别。“老
师,‘bookstore’这个单词我们老师上课教的读音是‘bookstar’。”这是她告诉我
的。我不知道该怎样回应。

谈到她的梦想,她说想做一名演员。我问还有吗,她说想做歌唱家。为什么想做演
员或歌唱家呢?做画家也行。我愕然。似乎她对职业的了解也仅限于电视上看到的
那些了,这个年龄的她,对世界的认知似乎也蒙着一层黄土。

社长说,这些孩子大多数是上不了初中的,
能上初中的人,最多也只会去最差的学校;这所小学是这一片最好的民办小学,其
他的学校,资源还不如这里好……

在我们抱着电脑打游戏时,在我们一箱一箱买饮料时,有些孩子的命运已经被注定
了,因为他们的出身。

他们只是一群孩子,下课就冲出教室会开心地玩耍,他们不知道命运待他们有多么
不公,他们不知道在不远未来他们将迈入多么可怕的社会。没有学历,没有背景,
对世界一无所知……

他们大概会像他们的父母一样在社会的最底层挣扎一生。

这只是因为出身吗?他们的家庭,他们的生长环境,注定了他
们不能接受好的教育,注定了他们以后会有多么辛苦。

为什么不能给他们一个公平受教育的机会呢?户籍限制和家庭背景怎么可能重过孩
子的未来?但这个社会甚至连机会也不给他们。我无法想象如果自己小学毕业就要
面临进入社会的情景,没有受过好的教育会是我一生的遗恨。
作为高中生的我无力改变什么,但我会坚持去支教的。

至少把我所知道的,更多的告诉他们。

可可的妈妈:可可最终还是选择了去国际部学习,准备出国。或许,只有在这条被出国的路上,才没有户籍歧视。

可可的妈妈:可可最终还是选择了去国际部学习,准备出国。或许,只有在这条被出国的路上,才没有户籍歧视。

【鱼蛋爸致可可的回贴:】

可可,你好。随意看看,看到你的原创,叔叔简单说几句自己的看法:
1)你非常棒。在14岁这个花季里,你已经开始用自己
的眼睛去观察,用自己的大脑去思考,用自己的良知去发声—你的父母,我们大
家,为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都是值得的。姑娘,要继续,要继续保持这
来之不易的平常心,常理心,悲悯之心,我们的国家需要这样的人文精神。

2)你的担忧略过度。不错,千千万万的孩子们,无辜地蒙受着“身份”的耻辱–仅
仅因为他们跟随着他们的父母漂泊在“异地”,就要从他们还没出生就比别人遭受多
一些的辛苦、磨难,甚至是不公正待遇–为了给你们办理“准生证”,你们的父母要
多一些辛苦,为了照顾襁褓里的你们,你们的父母要付出比别的父母多一些的磨
难,为了让你们如期进入学校接受国家义务教育,你们的父母要“自愿捐资助学”,
甚至是苦苦哀求,乃至打破自己的价值观,去请客,去送礼……但是,这些并不
意味着你们的人生,将从不公正的起点走向不公正的终点。不!你的课本里一定有
一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每一个人的出身并不直接决定他的成就。几十年前的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中,有更多青少年度过了他们更悲惨的成长岁月,但他们当
中的很多现在是学者、企业家、社会精英人士,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的很多地方,他
们并没有被一纸“户籍”所困住。

3)磨难是最好的教材。你们所面对的不公,首先给
你的父母们,我们这些人在中年的成年人们上了结结实实的一节公民课。同时,也
给你们上了一课–人不自助天难助,人若自助天必助。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一
切都靠我们自己……这些空洞的,抽象的词语,想你现在已能深刻感受。

这,就是我们大家比之别人所多获得的教育–真正
的大学,在人间。
我相信,你去支教的那间学校里,必出栋梁
我相信,你必能走得更远,更稳当,因为你的心里已经有了一
杆秤,更能知是非对错,一个秤砣,更懂得人情冷暖爱恨情愁。
姑娘,无论你我他,都在同一片蓝天下,同一块大地上。
谁能走得更高,看得更远,不以“户籍”而论,加油!

 

 

标签:, , , , ,